展览和活动 / 都灵博物馆基金会

都灵市立现当代艺术画廊珍奇陈列柜项目

谜之揭示

马西莫·德·阿泽利奥的肖像

2017年11月29日至2018年2月25日

Virginia Bertone(维吉尼亚·伯顿)策划

通过对档案资料和文件进行研究,博物馆得以举办这个规模不大却十分有价值的展览。这次展览不仅为观众们提供了更多地了解这幅画的的机会,更有助于通过这些档案资料重现这幅画的历史意义,探寻特定时代背景下的文化内涵。

此次展览的主角是一幅名为马西莫·德·阿泽利奥的自画像(Self Portrait of Massimo d'Azeglio的浪漫主义文化巨作,由Guido and Ettore De Fornaris 基金会于2016年夏季为GAM购买。

此次购买为这幅画作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其研究结果将为回答如下的一些问题提供了可能性。第一个问题也就是最浅显的问题,即这幅画是自画像还是肖像画?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紧接着还要研究创作这幅作品的艺术家是谁?这幅画又是为谁而画?它代表着什么样的收藏品味?它第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它对于自身所处时代的文化有何揭示?

此展览带领参观者回溯该画作研究过程中的关键阶段,展出内容包含了20幅浪漫主义形象文化的代表杰作,其中至少有10幅从未在都灵展出过。此外,还有许多珍贵的古董照片、手稿和原始文件。参观者可以透过这些画作和档案资料,找寻这幅画作所藏的秘密。

目前的研究成果表明,这件作品是由朱塞佩·莫尔泰尼(Giuseppe Molteni(1800-1867)创作的。他是米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肖像画家之一,也是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 (1798 - 1866)的多年好友。1829年,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结束了长期的罗马生活,返回都灵,随后在1831年3月搬到了米兰。在搬到米兰后不久,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向Alessandro Manzoni家族的长女Giulia求婚,并于1931年5月结婚。这次美好的结合,自然是出于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对心上人的浓浓爱意,但也不能忽视其妻子作为这个城中最具文化影响力的家族中的一员为他的事业所带来的积极影响。 同年,他的作品成功地出现在布雷拉美术展(Brera's Fine Arts Exhibition)上,这为他的艺术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次展览在作品的选择上亦是对应了一个特殊的时期,即选择了1831年至1836年间的绘画作品。在此期间,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和朱塞佩·莫尔泰尼(Giuseppe Molteni )在艺术和商业方面都进行了友好的合作。

从弗朗西斯科·高宁(Francesco Gonin)1835年于米兰创作的一幅有趣的水彩画中,我们得以见证这段特别的合作。这幅画生动地描绘了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打算在朱塞佩·莫尔泰尼(Giuseppe Molteni)宽敞舒适的画室里画画的场景。在画架上,我们可以看到一块巨大的帆布,画着Bradamante为了从城堡中解救Ruggero与魔术师Atlante战斗的场面,这幅作品也与出现在了同年的布拉雷美术展。而在背景中有一幅依稀可辨认的画——亚历山德罗·曼佐尼肖像画(Portrait of Alessandro Manzoni)——充满了浪漫的动感,它正是由这两位艺术家绘制的(其中莫尔泰尼绘制了人物,而德·阿泽利奥所绘制的背景让人忆起了科莫湖湖岸),但是曼佐尼从未授权将它展出。

这幅合作画由于其脆弱性而很少外借展出,此次展览也是它在都灵的首秀。与它相邻的另一幅杰作——Belgiojoso家族的肖像(Portrait of the Belgiojoso family),这件作品是由朱塞佩·莫尔泰尼(Giuseppe Molteni)于1831年所创作的,并在同年的布雷拉美术展中展出。它是一幅极具趣味性的重要作品,因为它打破了家族肖像画的传统布局,更是因为画作与其购买者之间的紧密联系。

朱塞佩·莫尔泰尼(Giuseppe Molteni)所绘制的马西莫·德·阿泽利奥的肖像(Portrait of Massimo d'Azeglio ),为我们提供了一些了解这两位艺术家的灵感,从中得以检视他们艺术生涯中的这一重要瞬间。反复地欣赏琢磨这幅肖像画,你会感受到这幅肖像画所描绘的这位米兰艺术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37岁时的马西莫·德·阿泽利奥的巨大魅力。再进一步的仔细研究,画中的人物渐渐跳脱出由橙转蓝的背景,营造出一种浪漫派艺术家的标志形象。更有趣的是,画家在描绘马西莫·德·阿泽利奥的肖像时,没有选择他拿着画笔和调色板在创作的样子,也没有选择在工作室中工作的他,而是试图展现他的聪明才智。这种画法在意大利并不常见,是肖像画创作中的一个变体。当然,这也要归功于马西莫·德·阿泽利奥所拥有的绘画和写作才能,是他成就了这幅独一无二的肖像画。

本次展览由GAM的首席藏品修复官维吉尼亚·贝尔通(Virginia Bertone)策划。她一直致力于对GAM中保存的马西莫·德·阿泽利奥(Massimo d'Azeglio)的系列收藏(266幅油画和包含1300多幅素描的28册专辑)进行广泛的研究活动。协助她工作的还有亚丁德罗·博塔(Alessandro Botta,他是乌迪内大学当代艺术史博士候选人,主要专注于研究那个时期的各种资料和文献。
 

此次展览的目录重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博物馆对于科学研究的传统,并展示了De Fornaris基金会久负盛名的丰富收藏。此基金会主要致力于拓展都灵市立现当代艺术画廊(GAM)的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