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和活动 / 都灵博物馆基金会

都灵东方艺术博物馆MAO

纹身—肌肤上的艺术

策展人: 卢卡•比阿特丽斯(Luca Beatrice)、亚历山德拉•卡斯特拉尼(Alessandra Castellani)

2018年11月9日 – 2019年3月3日
纹身在流行文化中被广泛接受已有几十年之久 – 其核心即是一种在人的身体上标记下永不消逝的图像、标志和语言的“时尚”。在当代艺术,这一更加杰出且隐晦的语言中,越来越多的关键人物使用纹身作为表达工具,不仅具有表现力还融入了概念化的元素。
其中几例典范包括:佛兰德艺术家温·德尔维(Wim Delvoye)为大型猪纹身,不作为食物饲养,让它们寿终正寝;西班牙艺术家圣地亚哥·西耶拉(Santiago Sierra)将纹身用于强烈的政治和非主流题材;墨西哥艺术家拉克拉博士(Dr Lakra)专注于精细绘画和街头艺术;奥地利艺术家瓦莉·艾丝波特(Valie Export)和瑞典艺术家玛丽·科布尔(Mary Coble)致力于女权主义相关问题。在众多该领域的意大利艺术家中,普里尼奥·马特利(Plinio Martelli)善于修描和装饰照片,法比奥·维亚尔(Fabio Viale)则使用大理石雕像。
纹身是一种自史前时代便开始从事的技术(展览中将展示在奥茨提(Ozti),即所谓的锡米拉温(Similaun)人的木乃伊上发现的纹身图片,该纹身可追溯到公元前3300至3100年)。在古代,纹身被认为是失败者--奴隶或罪犯的记号,或者他们曾遭遇野蛮人,如帝国边界的威胁者皮克特人(Picts)和日耳曼人(Germani)的凶残袭击。
18世纪与纹身相关的反感、排斥和痴迷之情被激发出来并日益高涨,当时到达东南亚和太平洋的欧洲航海家接触到熟练掌握纹身技术的人们,并为之感到惊讶、钦佩或厌恶。 “纹身”这个词起源于波利尼西亚(Polynesia)(意大利语由法语词tatouage转变而来),并由航海家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引入西方。对这些遥远人群的发现以及与他们之间的文化冲突决定了纹身虚构化与象征性纹理共同发展的局面,结合了异国风情和“野蛮” 文化。
展览呈现了西方借鉴 “他人”表达的主要时期,着眼于那些纹身技术被广泛传扬并对当代文化和艺术具有强烈影响的人们。
借助于罗马文明博物馆(Museum of Civilisations)借出的藏品,展览将包括来自亚洲和大洋洲的纹身工具,著名摄影师费利斯·比托(Felice Beato)19世纪60年代在日本拍摄的历史照片(当时该国尚未完全向西方开放)以及新西兰毛利人(New Zealand Maoris)的其他历史照片。展览还展出了知名日本艺术家歌川国芳 (Kuniyoshi Utagawa)的作品,1827年他出版了一系列十分受欢迎的日本英雄绘画,被称为108位水浒英雄,成为当时纹身图案的必备参考。
著名学者凯萨·龙勃罗梭(Cesare Lombroso)回归到纹身不可简化的原始性质,并将西方世界纹身罪犯的现状与所谓的原始人相关联,从而第一次从科学的角度分析这种习俗。来自凯萨·龙勃罗梭犯罪人类学博物馆(Cesare Lombroso Museum of Criminal Anthropology)和都灵解剖博物馆(Anatomy Museum of Torino)的图像和物品将成为展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中的历史和图像展览将与深受亚洲技巧和风格以及龙勃罗梭理论影响的当代纹身文化相互重叠和呼应。
该展览还将展示众多当代纹身艺术家作品的图片,从丁丁(Tin-Tin)到菲利普·路(Filip Leu)和三代目雕佑西(Horiyoshi III),这些杰出的艺术大师在现今当代艺术舞台上举足轻重,致力于传播纹身文化,并因此声名远播。除了这些在纹身领域颇具影响力的人物的作品,展览还包括其他或多或少为公众所熟知的纹身艺术家的作品。 其中既包括意大利艺术家也包括外国艺术家,尤其是尼科莱·理宁(Nicolai Lilin)、加布里埃尔·唐尼尼(Gabriele Donnini)和克劳蒂亚·德·萨贝(Claudia De Sabe),他们代表了该行业庞大、卓越并不断发展的工作人群。 由汉基·帕基(Hanky Panky)(一位历史上重要的荷兰纹身艺术家)主演的纪录片将展示来自东南亚,从塔希提岛(Tahiti)到萨摩亚(Samoa)、婆罗洲(Borneo)和日本的各种纹身技术和风格。
当代艺术家、纹身艺术家和带有纹身的人们在这一极富魅力的展览中同过去的作品和人物汇合、对话,该展览将引导参观者回顾并分析身体如何为社会、文化和艺术服务。